感悟“巴蜀鬼才”魏明伦的“三性”说读书宜“笨”亦宜“鬼”-书香圆梦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224
——感悟“巴蜀鬼才”魏明伦的“三性”说 读书宜“笨”亦宜“鬼”-书香圆梦
书香路 伴你行


魏明伦,四川自贡人。历任四川省自贡市川剧团演员、编剧,全国政协委员,中国剧协副主席,四川省作协副主席。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国家一级编剧贺普仁。著有杂文集《巴山鬼话》,电影文学剧本《四川好人》等
2011年第9期的《小作家选刊》,载有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魏明伦的《读书的“三性”》。我读几遍后,遵循其“没有白活的人,值得研究的鬼”的“自画像”,冒昧地作了些“研究”,深觉对读书颇有触动与启迪。
魏明伦被人誉为“巴蜀鬼才”,中国艺术界的一大怪杰。其辉煌的成就,与超常的天赋密不可分。但这么判定,或许有些偏颇,“鬼才”就自认此称谓“有欠妥之处”——7岁学戏9岁登台的他有言:“我学历浅属实,读书少则不尽然……”虽“无缘接近自然科学之门”,但“在文艺书海内遨游,涉猎到哲学、逻辑学、训诂学的山脚峰底。”“几十年一贯偏攻一隅”,虽然“成了理科盲人,工科聋子”,但为文艺里手、戏剧方家积淀了深厚的根基。这就分明地昭示出,“鬼才”并非全凭天赋,读书亦是其不可或缺的阶梯。我等尽管天资不济,但效其苦读苦吟,即便成不了赫赫有名的“鬼才”,但做个“没有白活的人”,应该说还是可以读并非妄言的。

这位“鬼才”,是怎样读书的呢?他称自己“并无鬼点子,多是笨法子。”其经验,具体讲,就是韧性、记性和悟性。要说“笨法子”,“三性”之中的确可见,功效不凡。
其一养鬼吃人,韧性。魏君读书,全靠自修,其艰其难,可想而知。所以也就“不敢偷懒取巧”——“幼年是雪案萤窗苦读派,后来是郊寒岛瘦苦吟派”。如此持之以恒地苦读七汉影视,下的就是笨功夫,堪称“笨法子”。
其二,记性。他幼时所读之书全靠借阅,“来去都是客,迟早得送走”。若不记牢,则“书乘黄鹤去”,显然会收效甚微。因此他强迫自己“下死功夫背书”,在“脑海中储存一片‘书橱’”。谓为“笨法子”,贴切。
以上两性,清一色的“笨”么?其实不尽然。就韧性而言,其中含有不少“鬼点子”:比如,他自幼唱戏,皆因无钱。无钱买书康熙遗诏,书从何来?他向藏书楼或朋友们去借,把寒舍演绎成“书的旅店”。再比如,他善于运筹时间与精力,化解了工学的矛盾西蜀网。再看记性,可以想象,笨功夫中肯定不乏“鬼点子”。要不然,仅凭死记硬背,何以谓之“鬼才”?
至于“三性”中的悟性,在他的心目中更为重要——“没有悟性,书是死书”;有了悟性,“满盘皆活”。其悟性,咋实现?他读书“不似正规学子”按部就班,而是从小就“台上扮演生净末丑,台下自修诗词歌赋阿瓦罗萨,逐渐脱下剧装爱上秃笔,由三尺戏子转为一介书生。”变读与做“两层皮”为演戏、创作与读书融为一体花千芳,在实践中悟书,用所悟指导实践。如此精明,岂可谓“笨”?
串联起来,细品“三性”,亦“笨”亦“鬼”,大可称为其妙道的全貌。我等向其借鉴,单打一不可取,可取的是“笨”“鬼”兼收、相融相济。
“笨法子”,即执着。一方面,要学习他那股韧劲。我等上学较多,优势胜于他,但这个“笨法子”亟需坚守。否则,读了些书就自以为是,韧性不再,一曝十寒甚至远离书卷,那就难免如魏君所言,“建不成大仓,是短途小贩”,岂能多读书多受益呢?另一方面,要领悟其忠告:“有韧性没记性,读了白读。”天资不咋聪颖的我等,读书更宜采用“笨法子”强化记性。要不然,雨过地皮湿,那就极易如魏君所示,“没记性就没库存老公不卸任,是皮包公司”,彭小盛岂能受益颇丰呢焚心以火?
“鬼点子”,乃戏言,意指机智灵活。我等向其学习,此点万万不可忽略。读书难免遇到困难,迫切需要“鬼点子”——用以支撑韧性与记性。尤其在悟性上,更宜像他那样“鬼”一些,而不宜读死书、死读书,严防被书牵着走,切忌只读皮毛不悟真谛料理仙姬。“鬼点子”因人而异,无一定之规。可能缘于此,魏君才未多言吧?但我等把脑筋活化起来,打开思维的马达,总会摸索、创造出一些吧?
读书的“三性”,虽属老生常谈,但从魏君之说中感悟出“笨”与“鬼”的双重元素,像他那样“笨”得坚毅“鬼”得透脱,即便难成他所言的“知识的富翁”,起码也能够向那个目标不断挺进。
编辑|梦雨

文章归档